吉potato

酒吧

    酒吧里灯光耀眼,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劲爆的音乐声开到最大几乎震聋人的耳朵,形形色色的美丽女人和男人不停随着震耳的音乐声疯狂的妞动自己的身躯。

    Mabel感觉Dipper今天不对劲,不,是很不对劲,竟然拉着M
abel来酒吧,要知道Dipper是很不喜欢酒吧的,Mabel以前无论 怎样叫都不肯来,说酒吧的气氛不好。

    [er...Dipper,你没事吧?]Mabel看着Dipper把她叫的BAILEYS直接一杯灌下去有些担心,Maber很清楚自己弟弟的酒量,BAILEYS的度数虽然不高,可对于Dipper这种沾酒就醉的人来说就是高的了。

    [呵呵呵...这...这酒甜...甜的...好...好好喝...在...在来杯。]果然不出Mabel所料Dipper果然喝醉了。

    Mabel双手撑着脸,烦恼的看着趴在小桌上满脸通红,一脸醉相的Dipper不知怎样才好。

    [恩...Ma...Mabel,我跟...你说件...事啊!]Dipper一脸生气,含糊不清的说道。

    Mabel起了兴致,很好奇是什么事让Dipper生气道来酒吧喝闷酒。

    [Mabel,自从遇见Bill...开始...我的生活就...完全被限制了他老...是不让人与...人交谈...每次交的朋友没几天他们看到...我就会害怕地躲开...我知道这肯定是Bill干的...都怪他那该死的...占有欲...他就是个恶魔混蛋醋坛子...]Dipper借着酒胆大声抱怨的说着。

    Mabel一边拿起BAILEYS慢慢品尝着,一边听着Dipper抱怨声,不经意的瞟向Dipper到身后,就看到那双金色的竖瞳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全身顿时僵直,看向Dipper,想用眼神告诉他,他口中的混蛋,恶魔,就在身后的微笑着看着他。

    [哦~你说他什么呢?]Bill依然是一脸微笑看着Dipper。

    [混蛋!恶魔!醋坛子!]Dipper早已经醉的分不清谁和谁了,头也不转的说着,越说越大声,是酒后劲上来了。

    Mabel已经绝望了,将头转向另一边不在看Dipper,心里为Dipper默默祈祷着。

    Bill不再理会Dipper的抱怨将直接她抱起。

    [放开,你这个混...唔]Dipper还没骂完就被Bill吻住。

    Bill熟练地撬开Dipper的贝齿,纠缠着对方的软舌与其共舞,空气中霎时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这算是补偿,回家再跟你慢慢算。]Bill报复性的在Dipper的屁股捏了一下。

    [混蛋,放开]Dipper不满的在Bill怀里挣扎着。

    Mabel看着他们两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心Dipper,不过,当她看到一个性感酷男从她身边走过立刻眼冒红心,把Dipper事情抛到九霄云外,找酷男搭讪去了。

<Billdip>Dipper的返攻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撒进来,像张温暖的被子覆盖在两人赤裸的身上。Bill侧身躺在床上,满脸柔情的看着在他怀里熟睡的男孩。

  Dlpper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青紫色的吻痕,天知道他昨晚竟有多疯狂。Bill心疼的抚摸着他的身体,但嫩滑的触感让他越发停不下来慢慢将手往下滑动。

  [唔...]Dipper感到不适轾颤了一下,慢慢转醒。

  [well,well,well!我亲爱的pill tree这都中午了你可终于醒了]Bill知道Dipper已经醒了,但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Bill...你...你快吧手放开]Dipper知道Bill的手放在自己那个地方,可爱的脸庞瞬间红透。

  尽管与Bill发生过多次性关系,可是每次看到Bill时还是会很害羞。

  [看哪,看哪!我亲爱的pine tree,你还是那么喜欢害羞,昨晚的缠绵你可是很主动呢。]Bill并没有将手放开,反而轻轻的捏了一下。

  [我才没有害羞B...Bill...快放开...我们昨晚才...]Dipper的脸已经红透了还死要面子不肯承认。有时Dipper都快恨死了自己容易害羞的性格了,老是在Bill面前吃亏。

  [我害羞的pine tree你恩...]Bill还没说完Dipper就将他按在床上吻住,软软的舌头滑入Bill的口腔,动作生疏。

  Bill惊讶的看着Dipper红通通的脸蛋还么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他大惊小怪,毕竟他的pinee tree可是从来没有主动吻过他。还如此...强势,算是吧。

  [Bill,不准动。]正想翻身将Dipper压住的Bill,听到Dipper的制止声不由停下。

  [Bill,这次让我来,好吗?]Dipper看着Bill英俊的脸庞,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灿烂。

  [当然没问题,我的pine tree]Bill看着Dipper认真的模样,轻笑着回答。

  Dipper双手捧着Bill的脸庞,吸噚着他的唇瓣,在Bill的教导下越发熟练。

  两人在性欲的驱使,进行了新一番的缠绵。